网站首页

天游平台注册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后现代主义短命的原因找到了!且看神人们令人啼笑皆非的设计

2022-08-18 08:02:47超级管理员

  后现代主义短命的原因找到了!且看神人们令人啼笑皆非的设计现代主义曾企图征服全世界;而随历史进程,被教条化的现代主义走入窠臼,随之而来的是后现代主义的昙花一现和当代建筑的百花齐放。

  现代主义死了吗?当然没有;但它的式微却引出了千奇百怪的设计,其中大量未被过多讨论——世界本可能远比现在更魔幻!

  提起查尔斯·摩尔,第一个想到的应该就是他的后现代主义代表作新奥尔良市意大利广场(Piazza dItalia)。至今为止,这个作品仍然被认为是后现代主义的恶搞趣味、一场刻意创造的滑稽闹剧。

  你也没法责怪圈里圈外这么想——这个项目的确是极其任性妄为的。项目名叫意大利广场,摩尔就直接把意大利国家版图搬过来,缩小后放在场地上。建筑师热衷讨论的肌理、毗邻关系、功能区划对他来说视若无睹,这谁吃得消?广场内则布置了各种花里胡哨的柱廊,脱胎于古典主义神庙、钟楼之类。不能说毫无章法吧,只能说是乱堆乱叠。

  更有甚者,里面还有很多讽刺元素。比如把柱头做成了多边形的金属,把喷水口做成了建筑师摩尔本人的头像,增加霓虹灯装饰之类。你看完能不骂一句wtf?就算当代艺术家觉得这很正常,但要知道,这可是一座城市中心的广场。试问你要是审核这个项目的政府官员,看到这个提案,你会不会发自内心地问一句:这人是来搞笑的么?

  后现代主义神人确实很多,摩尔首当其冲。但今天来聊聊他另一个不那么夸张的项目:摩尔给自己设计的住宅——奥兰达住宅。

  这个1962年建成的小房子和意大利广场有些相似之处——你多少能看得出来它有一些传统建筑的构件的影子,但是使用方式却比那个广场克制得多。

  比如调整过截面直径的、中间宽两头窄的柱子,有点像古典建筑的处理方式;原始棚屋(primitive hut)一般夸张的木结构坡屋顶以及其上铺设的木瓦(wood shingle);分层错位的柱子和屋顶也不免让人想起一些印度神庙的体量形式。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设计特征就是双层屋顶——一个大屋顶下面盖着两个小屋顶,这两个小屋顶又分别被四根柱子支撑。

  这种“屋中之屋”的感觉,如果要找个参照物的话,就是宗教建筑中常用的“神龛”(Aedicula)。你可能在教堂里见过这种三面或四面开放的小区域,有自己的屋顶,还有柱子包围,定义出一个特定的空间(niche),可以用作半私密的对话、可以作为重要人物讲话时就坐的位置、也可以安置塑像之类——总之是一种在大空间中抽取一个小空间、同时定义其不同功能或性质的空间处理方式。

  而在摩尔住宅里,这两个niche下面规划出的空间是客厅和浴池。突然就有一种微缩版雅典主席团公餐厅和罗马浴场的感觉。虽然不那么戏谑吧,但还是在挑战现代主义对功能和空间的主流策略——比起精英式的时代审美,他更关注如何在人们心中激起一些对于久远的建筑原型(archetype)的兴趣及新鲜的理解。

  有点意思。比起文丘里的母亲之家七零八落的切割,摩尔住宅所使用的后现代手法(如果存在的话),居然那么隐晦,隐晦到不仔细看可能只会觉得这是个有点个性的小房子而已。

  所以后现代主义神人到底是一帮怎么样的人?看到文丘里的休斯顿儿童博物馆和摩尔的奥尔良意大利广场,你会感觉自己就像被冒犯了一般,因为它们充满着幼稚搞笑的气质,而且这种气质是建筑师的刻意为之——所谓冒犯,就是你当做正经严肃的东西,在他们眼中好像可以随意调笑。

  但有时候(比如当摩尔设计自己要住的房子时),这些人好像显得稍微收敛起了老顽童似的玩世不恭,开始思考后现代手法(如果存在的话)如何真正被提炼出来——即便整个后现代主义最后也以失败告终,我似乎在这里看到了一些它本应具有的生命力。

  这可能是后现代主义短命的原因:因为戏谑反讽和对现代主义的反抗成了他们更关心的任务。反对宣言的宣言比建立宣言的宣言更让他们着迷。因此他们的存在像是对现代主义一场“自杀式袭击”。

  但这也可能是后现代主义的迷人之处:当现代主义的所有拥趸一丝不苟、严阵以待,一点一线都要求精确严谨的时候,后现代主义这群活宝,像是鲶鱼跳进了沙丁鱼箱,搅动得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奉为圭臬的规则。

  为岿然不动的体系框架添砖加瓦的人固然可敬,但试图在一个角落点个炸药包玩玩的人也挺有意思。

  魏一鸣,Archlady,郑利江,雪亮,饭困,慧琪,周小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22 天游平台注册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ICP备********号-1 XML地图